相关文章

黄河厚载 情系河南——新世纪 新河南 新形象 中原崛起看河南

来源网址:http://www.lygtn.cn/

如今的博望新镇上有两条主要街道,一条叫张骞街,一条叫孔明路。张骞与诸葛亮代表了历史上与博望有关的两次重大事件。实际上,也正是这两位英雄人物成就了古城博望。

寻访古城博望的旅途中,我与一场大雪不期而遇。如倾如泻的大雪漫天飞舞,公路早已上冻,能见度也极低,松花江面包车在暴风雪中颤颤巍巍地行进着。司机小刚冻得红肿的双手紧握方向盘,两眼瞪得溜圆,上身前倾,恨不得趴到挡风玻璃上。我想他心里一定在抱怨:怎么会摊上这样的鬼差事!当年刘备带着关羽和张飞第二次去卧龙岗请诸葛亮出山,也是个大雪天,关张二人当时恐怕就是如此心境。既是三国故地寻访,心里想的自然都是三国的旧事,陪同记者采访的方城县新闻科科长李志杰安慰司机说:“夏侯惇走到这儿时,就是因为太大意才中了埋伏。小心无大错,慢慢开吧!”

博望古城位于南阳市东北方向。从方城县城到博望镇,3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近两个小时。正月初十,中原的农村还是地地道道的“年下”,又遇上罕见的大雪天气,博望镇街上空无行人,一街两行的门面房都紧闭着,只有门上贴着的鲜红对联分外醒目。

博望镇的镇政府所在地是上世纪70年代初期修建的,当地人称为新街;博望老城在新街西侧,与新镇相连,被称作老街。从方城县城出发前,记者专门请教了方城县文化馆的李迎年同志。李迎年介绍说,博望镇北负伏牛山,西倚白条河,地势险要,是古时候“襄汉驿道”的要塞。据说博望老城周长45里,三国时曹操派大将夏侯惇储粮屯兵于此,俗称45里博望屯。早在西汉时,博望就已经非常繁华。解放后,考古工作者在博望古城内发现了大量的汉砖、筒瓦和铁器等文物,古城因此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从西汉到南朝宋,博望作为县城存在了600余年;之后,博望废县改驿,再改成镇。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博望城毁了又建,建了又毁,时扩时缩。如今的博望老城,为清朝咸丰年间所建。30多年前,老城里还有庙宇、殿堂等建筑,城门、城墙和吊桥也都基本完好。当地上点年纪的老人都还记得博望城门楼的巍峨壮观,东门楼上刻着斗大的“查客肇封”(意为张骞初封侯于此)4个字,西门楼上刻的则是“星夜传递”。“文化大革命”之后,这些建筑就不复存在了。

如今的博望新镇上有两条主要街道,一条叫张骞街,一条叫孔明路。张骞与诸葛亮代表了历史上与博望有关的两次重大事件。实际上,也正是这两位英雄人物成就了古城博望。

2100多年前的西汉时代,杰出的外交家、探险家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了东方与西方之间的通道——“丝绸之路”,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史学家认为,张骞对世界历史的贡献,只有1600多年后的哥伦布才能与其相提并论。功劳显赫的张骞回国后,汉武帝封其为“博望侯”,表彰其“广博瞻望”的不朽功勋。博望美名,就来源于此。

另外一次重大事件发生在三国时期。刘备与曹操的大将夏侯惇在这里交战,刘备设下伏兵,利用火攻大败夏侯惇。作为诸葛亮的初出茅庐第一仗,这场战役在《三国演义》中被罗贯中渲染成了一个千古传奇。从此博望声名远扬,成了中国人妇孺皆知的地名。

面包车在风雪中艰难而缓慢地行进着,老街两边的民房一座挨一座,其中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幢明清风格的民居。陪同记者采访的博望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郭书轶指着老城中随处可见的土沟对我们说:“上世纪70年代之所以建博望新镇,就是因为老城中到处是沟,实在没办法发展了。当年刘备火烧博望屯,也不知道究竟毁了多少粮食,反正这老城下面埋的净是谷物的灰烬。时间长了,这些灰烬就形成了硝土。上世纪60年代的生产队时期,社员们纷纷挖硝土作肥料用,自己用不完,还支援给外面的生产队。久而久之,博望老城就被挖成了这个样子。如果天气好,我就挖出来一些烧毁的谷子让你看看!”

小小的博望城是杰出人物张骞的封邑,又是三国故地,留下的古迹自然不少。既然博望侯出使西域在前,我们决定先看张骞祠。

张骞祠位于博望古城东边的开阔地带。我们一行三人,在茫茫旷野中踏雪而行。远远望去,前面孤零零地有一处庙宇,忽然就联想起“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的情景:“银世界、玉乾坤……踏着碎琼乱玉,迤逦背着北风而行。”胸中顿时充溢了一种莫名的悲壮。

走近一看,才发现张骞祠实际是一座三位一体的新建庙宇,北面大殿供奉着张骞的塑像,南面供奉着尧、舜、禹的三元宫竟是一间简易的铁皮房,而东西两面的厢房既是关二爷的大殿,又充当着两个管理人员的住室。据看护这里的秦全德老人说,早年的张骞祠在博望镇搬迁时被扒掉了,新的祠堂是当地农民集资修建的,刚刚建起了一部分。我问老人:“这儿有这么多圣贤,老百姓来了,该拜谁啊?”老人回答:“老百姓是只要见神像就磕头,不管那么多。”别看这祠堂不大,香火还挺旺,据说仅正月初一一天,就收了5000元的功德钱。

这里的祠堂和博望侯的不朽功勋相比显然是太“寒酸”了,但这丝毫不影响博望人对张骞的崇拜。在他们心里,张骞既是人,又是神。简陋的张骞祠里,泥塑的张骞像算不上精致,甚至有些粗陋,但透过塑像上博望侯坚韧的眼神,我还是能回到2000多年前那个建功立业的英雄时代。

“踏雪寻访博望古城”之二

张骞告别长安向西走出的第一步,无疑也是中国人迈向世界的第一步。这一步对于世界历史的影响,也许只有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和马可·波罗东游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有趣的现象:相对于中原地区的每一个重要王朝,在北方草原地带都对应有一个或两个强悍的少数民族政权。与唐朝相对应的是突厥;与大宋相对应的先是契丹的辽,后是女真的金;与明朝相对应的先是瓦剌,后是后金……与西汉王朝相对应的,就是匈奴了。

从立国之初,西汉王朝就感受到了来自匈奴的压力。高祖刘邦被困于白登七天七夜,在匈奴手里吃了大亏。经过文帝、景帝两朝的休养生息,汉王朝国力大增,于是便有了汉武帝对匈奴的大规模用兵。公元前139年,张骞奉武帝之命,第一次出使西域。他的使命是说服匈奴西边的大月氏王国(在今天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一带)与汉朝建立统一战线,对匈奴形成夹击之势。

张骞告别长安向西走出的第一步,无疑也是中国人迈向世界的第一步。这一步对于世界历史的影响,只有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和马可·波罗东游才能与之相提并论。不过,后两者都是1000多年后的事情了。

张骞带着甘父等100多人,从长安出发,经陇西(今甘肃临洮一带)向西行进。不久他们就落入了匈奴手中。匈奴单于见他诚实守信、忠诚不贰,竟生出些英雄相惜的感慨。他不但没杀张骞,还给张骞娶了个媳妇。张骞在草原结了婚,还生了儿子,但始终不忘使命。11年后,张骞终于等到了一个出逃的机会。他与随从甘父继续西行。一路上,他们缺粮少水,忍饥挨饿。好在甘父原来是胡人,箭射得好,沿途射了不少飞禽走兽,总算没有饿死。

他们经过新疆吐鲁番、库车一带,翻过帕米尔高原,到了大宛国(今费尔干纳盆地)。张骞受到了大宛王的欢迎和接见。在大宛王的帮助下,张骞到了康居(在今巴尔喀什湖和威海之间),康居又派人把他们送到了大月氏。大月氏曾经被匈奴打败,国王也死于匈奴人之手。但张骞到达大月氏时,大月氏人已经找到了一块肥沃的土地,生活安定,不想再打仗报仇了。张骞只好无功而返,改走南路回国。归途中,他们再次被匈奴捕获,遭到扣留。一年多之后,匈奴发生内乱,张骞与甘父乘乱逃出,终于在公元前126年回到长安。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历时长达13年。出发的时候,张骞一行有100多人;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两个人了。

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虽未达到与大月氏结成联盟的目的,但他回国后提交的见闻报告却引起了汉武帝的极大兴趣。

张骞在报告里不仅向汉武帝描述了西域各国的情况,而且详细绘出了通向西域诸国以及印度、波斯等地的路线。

张骞在中亚腹地的探险成就了他的英名,也成就了博望这个千年古城。2000多年来,张骞一直是博望人的骄傲。为了建张骞祠、塑张骞像,秦全德老人和博望镇上的几个人专门跑到张骞的老家陕西去调查访问,带回了详细的资料和照片。老人从床头的箱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这些东西给记者看,嘴里还不住地重复着:“大功劳啊!大功劳!咱们后人不能忘记博望侯啊……”

秦全德老人把记者领到大殿前,指着张骞的塑像说:“你看,博望侯头上戴的帽子,那叫侯帽。在其他地方,张骞的塑像可以不戴帽子,但在咱博望,必须戴上侯帽,表示他就是在这儿封侯的。他的右手像是拿着东西的样子吧?那里应该有一枝石榴枝。我们用泥巴做的石榴枝前不久烂掉了,还没补上呢。”老人介绍说,当年博望侯出使西域,打通了丝绸之路,带回来了中原没有的石榴、番茄、胡萝卜等植物,“我们现在能吃到这么多好东西,都是托他老人家的福”。

张骞打通丝绸之路后,中国带给西方世界的第一个疯狂,便是神奇而美丽的丝绸。公元前1世纪,罗马共和国首脑人物恺撒穿着一件丝绸长袍到剧院看演出。出乎意料的是,他比演员更引人注目,满剧场的人都把眼光盯在这件从未见过的丝袍上。此后,身着中国丝绸锦绣,成了罗马上层人物高贵和权力的象征。

通过横贯亚洲大陆的丝绸之路,中国的丝绸、茶叶、漆、玉等源源流往西方,而西域的石榴、番茄、胡萝卜、葡萄等植物陆续传到了中国。

陪同记者采访的方城县委新闻科长李志杰这时兴奋地对记者说:“照这样说,似乎还真有些渊源哩!博望镇是我们方城县最大的乡镇,人口10万,经济在全县也是数一数二的。近几年博望镇大力发展蔬菜种植业,效益很好。去年这里刚被省里定为‘博望坡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博望坡’3个字还注册了商标哩!”

博望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郭书轶说:“我们这里种的全是反季节蔬菜,大棚有五六千座,温室也有近千个。博望坡的蔬菜过去就很有名气,尤其是番茄,在南阳的菜市场上,只要有博望的番茄,其他地方的就卖不动了!”

2100多年前张骞去西域出的那趟差确实应该载入史册,流芳千古。别的不说,光他带回来的胡瓜(黄瓜)、胡豆、胡萝卜等一大堆姓“胡”的菜蔬就让我们享用不尽了。今天的博望人如果能做好无公害蔬菜这篇文章,也算是对得起张骞他老人家了。

“踏雪寻访博望古城”之三

张骞归国后,向西汉王朝指出了西域对于中央政权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意义。此后,汉王朝开始了对大西北的经营。为了开辟出使西域的捷径,张骞又推动了汉王朝对大西南的开发。

博望新镇和老城之间由白条河自然隔开,河上有一座桥,叫张骞桥。据说这座桥是张骞封侯于此的唯一“物证”。这是一座三孔石桥,西边桥头竖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汉博望侯张骞封邑”几个字。两侧的桥栏上,用青石镌刻着36幅仿汉画石刻,内容反映的是张骞出使西域的事迹。郭书轶介绍说,传说这座桥始建于汉代,历史上经过几次翻修,唐朝尉迟敬德在这儿驻军时,曾对此桥大修过一次,所以老百姓也叫它敬德桥。1992年,国家文物局邀请学者专家对张骞两次出使西域的经历进行研讨,提议将博望古城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并拨了专款修复张骞桥。桥栏上的仿汉画石刻就是当时建造的。

郭书轶说:“原来桥上所用的石料都是雕刻精美的汉画石,这些汉画石现在大都被南阳汉画馆作为珍品收藏起来了,剩下的只有几块了。”我们顺着石梯走到桥孔中间,果真看到五六块保存完好的汉画石,有“石人睡觉”、“石头开花”等。这几块汉画石线条粗犷,形象逼真。汉画石的画像部分均呈黑色,是拓片后留下的颜色。从石桥所用石料的杂乱,也可以看出张骞桥曾几经翻修。这些石料既有大小一致的汉代条石,还有取自民间的石磙、石磨……

张骞桥的青石栏板上,雕刻着张骞的传奇故事和他引发的一系列伟大事件。站在桥头倚栏远眺,四周白茫茫的,大雪如天地合奏的音乐,悠悠扬扬地飘着。脚下这座饱经沧桑的古桥,就像一条穿越时空的隧道,带着我们重温2100年前那段辉煌的历史。

从某种意义上讲,张骞是第一个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人。

张骞出使西域,使得汉王朝得知西部有着无限广阔的世界。张骞的出使报告让汉武帝看到,西部既有重要的战略价值,也有丰富的物产。出于政治、经济、军事等多方面的考虑,此后,西汉王朝陆续在河西设置了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并不断派人出使西域,还发动了几场对西域的战争。中原政权对大西北的经营,应该从张骞算起。

中国对大西南的开发也肇始于张骞。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时,曾到过位于今天阿富汗东北部的大夏王国。在大夏,张骞发现市场上有四川出产的布匹和竹子。大夏人告诉他,这些东西都是从身毒王国(印度)买来的。

根据地理方向和距离,张骞推测身毒(今印度)应该离四川不远。如果从四川去身毒,再从身毒到大夏,那么路上既没有匈奴这样的敌人,路也比较直。

汉武帝听了张骞的这个报告很高兴,当即派张骞到四川探路。张骞到达四川后,共派出四路人马向西南进发。因为沿途治安混乱,强盗众多,这四路人马都没有到达身毒国。

张骞这次虽然没有打通从西南去印度的通道,却打听到在昆明西边千里之外,有一个乘象的滇越国(今云南腾冲一带),四川的商人常常到那里做生意。西汉王朝早就想开发西南,但因为费用庞大而一直没有付诸实施。从张骞开始,中央政府对西南正式采取行动。

我们站在张骞桥上凭吊过去,议论着古人创造的丰功伟绩。当地的村民们从桥上经过,看我们说得热闹,也纷纷驻足参与我们的讨论。一位姓裴的农民骄傲地说:“张骞是外交官的老祖宗,外国的大使馆里都供奉着张骞的塑像哩!塑像上还明明白白地写着‘博望侯’,那博望,就说的是咱这儿!”他指着桥栏板上的一块石刻画向我们讲起张骞来。他说得虽然多少有些夸张,但可以看出,他对张骞的故事确有几分了解。

第一次西域之行后,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原和西域之间的联系,汉武帝采纳了张骞联络乌孙、孤立匈奴的建议。公元前119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

这次张骞率领的是一个300多人、600多匹马的庞大使团,一路很顺利地到达了乌孙国的赤谷城(今伊犁河与伊塞克湖一带)。张骞回国时,乌孙王派遣亲信大臣组成外交使团,带着几十匹著名的乌孙马为礼物,到长安向汉朝表示谢意。张骞在乌孙赤谷城时进行了一系列的外交活动。他利用乌孙国的关系,派遣副使分赴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今伊朗)、身毒(今印度)、于阗(今新疆和田)、汗弥等地进行友好活动。这些副使也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并同各地使节一道回到长安。从此,汉帝国声威远播,西域诸国陆续开始派遣使者来长安朝贡。 如此看来,大家对“张骞是外交官的老祖宗”的评价实不为过!

张骞这次远游之后,辉煌一时的汉文明逐渐被传播到世界各地。沿着张骞开辟的丝绸之路,东西方的物资、艺术和思想得以互相交流。追根溯源,今日方兴未艾的全球化运动,也许就应该从那时开始算起。

“踏雪寻访博望古城”之四

诸葛亮一把大火烧出了博望千百年的知名度,也给博望人留下了千百年的“孔明”情结。如今在博望,但凡有点名气的东西都得往诸葛亮身上拉,就连上不得台面的锅盔也不例外。

真正让博望声名远播的是通俗小说《三国演义》。1700多年前发生在博望的那场战役被罗贯中渲染得无比神奇。在《三国演义》第三十九回“荆州城公子三求计 博望坡军师初用兵”中,初出茅庐的诸葛亮小试身手,不费吹灰之力就烧退了夏侯惇的10万大军。

我们在古城中艰难地穿行,去寻觅那场传奇战役留下的痕迹。沐浴在铺天盖地的大雪中,古城博望显得更加神秘。西出博望古城不远,就看到空旷的麦地里一棵古老的柘刺树茕茕孑立。但见这棵树通体黑色,似铁般坚实,木质裸露,虬枝盘旋。博望镇政府的郭书轶说:“这棵树是火烧博望坡的唯一见证,据说它已存在了2000多年。1997年春天,树上还发出过绿芽,之后就彻底地死掉了。”

柘刺树东边几十米的道路旁,立有一不规则的石块。石块正面刻着陈寿在《三国志》中对博望之战的描述:“曹公既破绍,自南击先主,先主遣糜竺、孙乾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使拒夏侯惇、于禁等于博望。久之,先主设伏兵,一旦自烧屯伪遁,惇等追之,为伏兵所破。”

石块背面是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对博望之战的记述:“刘表使刘备北侵至叶,曹操遣夏侯惇、于禁等拒之。备一旦烧屯去,惇等追之。裨将军钜鹿李典曰:‘贼无故退,必有伏。南道窄狭,草木深,不可追也。’不听,使李典留守而追之,果入埋伏,兵大败。典往救之,备乃退。”

从两部正史简洁的描述中可以得知,当年刘备确实烧了博望屯。千百年后,此处出土了不少折戟断镞和谷物的灰烬。经专家证实,这些东西的确为三国遗物。陈寿和司马光对于博望坡之战的起因说法不一致,今人恐怕也难辨对错。记得有哲人说过,读历史不能太认真。看来这个对错不辨也罢。

我们站在被大雪覆盖的古战场上,环顾四野,回想那场著名的战役。我想,正因为西汉时张骞被封侯于此,博望才得以在汉代就初具城市规模,并且成为襄汉古道上的重要驿站,否则曹操也不会派大将夏侯惇屯兵储粮于此,刘备更不会选择在这里与曹军作战。

火烧博望后,紧接着就是火烧新野、火烧赤壁,三把火烧出了三国鼎立的格局。

《三国演义》中描写的博望坡之战要比正史精彩得多:当时刘备只有几千人马,而夏侯惇则是10万大军。诸葛亮使出了神出鬼没之计,让关羽和张飞各领一千人马,分别埋伏在博望左边的豫山和右边的安林之中,刘封和关平则隐藏在博望坡两侧,赵云奉命带领老弱病残正面诱敌。夏侯惇一路追杀,进了包围圈。追到山川相逼、树木丛杂的狭窄路段,一把火冲天而起,10万人马被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大家议论着小说中的情节,同行的当地同志指着空旷的四野说:“这儿哪里有豫山和安林啊?估计罗贯中肯定没到过博望坡!”

小说家不但虚构了博望的地形,还把博望之战的胜利完全归功于诸葛亮,并且写了一首诗称赞他:“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笑谈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一功。”在小说中,诸葛亮运筹帷幄,分兵派将,博望之战的胜利好像没刘备啥事。

这样的情形不但在《三国演义》中比比皆是,传统戏剧中也不乏其例。后来的定军山一战,刘备率军从阳平关渡汉水,黄忠斩曹魏大将夏侯渊于定军山。这一仗本来是刘备亲自指挥,与诸葛亮毫无干系。但在京剧《定军山》和《阳平关》里,都是由诸葛亮出场调度,枭雄刘备瘟头瘟脑地又做了一回傀儡,好像只说了句:“后帐设宴,与老将军庆功!”就吹吹打打摇摇摆摆地下场去了。

罗贯中偏爱诸葛亮,直接造成了几百年来老百姓对武侯的崇拜。在博望城,随处都能找到这样的例子。

博望古城中有一口老井,名叫“一步三眼井”。据说这口井是汉代古物。记者看到,井口上方盖着个巨大的石板,石板上面凿有品字形的3个洞口,从每个洞口都能向外汲水。因为年代久远,3个洞口边缘都被井绳磨出了深深的痕迹。传说当年刘备的军队在博望驻扎期间,与当地居民共用这一口水井,经常发生争执。于是诸葛亮便命人在水井上盖上石板,再凿出三个洞口,就成了一口三眼井,两眼归城中居民用,一眼由部队使用。于是,双方的争执就没有了。传说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三眼井”这样的智慧产物,安在诸葛亮身上真是恰如其分!

关于火烧博望,在博望当地还有比小说中更精彩的细节。据说诸葛亮在此前两年就预见到了博望之战,并定下了火攻之计。当时,博望是曹军屯兵储粮之地。诸葛亮让士兵们用泥巴包裹草籽和成无数泥丸,趁月黑风高之夜用弹弓将泥丸射向博望城。待到交战的时候,博望城中和城墙上到处都是杂草丛生,恰好具备了火攻的条件。

这些充满智慧的传说不知起源于哪朝哪代,但都被慷慨地加在了诸葛亮的身上。

博望有一种特产叫博望锅盔,我曾经在南阳的集市上见过一次。一老汉推辆三轮车,车上只放着一个锅盔,不夸张地说,那锅盔和他的车轮大小差不多,厚约4指。老汉一边走一边高声吆喝:“博望街的锅盔来了……”好像有人专等着他似的。根据买者的需要,要多少,老汉就给你切多少。估计一个锅盔卖完,他也该回家了。

凡是博望出名的东西都得往诸葛亮身上拉,就连这不上台面的锅盔也不例外。据说,博望锅盔是诸葛亮发明的一种军粮。传说火烧博望之后,关羽率兵镇守博望。时值天旱缺水,军士做饭很不容易。关羽便派人向军师问计。诸葛亮让人把一个锦囊带给关羽,锦囊里面的妙计是:“多用面,少掺水,和面块,锅炕之,待炕熟,香扑鼻,飨官兵,鼓士气。”关羽令军士如法制作,就做成了锅盔。这锅盔大如盾牌,厚如切菜板,吃起来脆酥适口,便于携带还不容易变质,非常适合做军粮。

我们平常听到的典故和传说,大都让人感觉牵强和幼稚。但在博望听到的这些传说却与众不同,无论是“一步三眼井”、“弹弓射泥丸”还是“博望锅盔”,都包含着智慧和一定的科学性。即便你较起真来,好像也能说得过去。就拿这博望锅盔来说,从它便于携带、不易变质的特点来说,的确适合作为战时的干粮,或许真是诸葛亮发明的也不一定。

但诸葛亮锦囊中关于锅盔的做法却写得太简单了。如今在博望,你随便问谁,他们都会告诉你这种特产的制作工艺:生面、死面、发面各取三分之一,用蛋清和好,揉制成2.5公斤重的圆形面饼;文火烧锅,锅底铺鹅卵石,将面饼放在上面炕硬,再上笼用文火蒸,蒸熟后再拿到石头上炕……

博望镇政府办公室的郭书轶主任说,现在博望街上还有两家专门制售传统锅盔的作坊,做的锅盔也都是一个重2.5公斤左右。因为刚过完春节不久,那两家作坊都还没有开张,我只有想象那“脆酥可口、香不可言”的滋味了。

从博望锅盔,大家又谈到了“望梅止渴”的故事。

博望城西南5公里处有一个叫梅林铺的小村庄,处于襄汉驿道上,也是一处汉代的村落遗址。这里过去有大片的梅林,相传就是当年曹操所指的“望梅止渴”处。按照《世说新语》上的记载,曹操南征张绣至此,一路没水,将士极渴,曹操用马鞭指着前方说,前面有梅林,军士闻听,顿时舌下生津,精神振奋……

当地同志说:“如今的梅林铺村早已没有梅林了,雪太大了,去那里不方便,咱们就在这儿‘望梅止渴’吧!”

从张骞出使西域后,博望就有了品牌效应。在张骞之后,汉朝使节去西域诸国访问,都打着“博望侯”的招牌。后来,经过罗贯中《三国演义》的广而告之,博望更成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名字。当地人到全国各地去,不说自己是南阳人或方城人,张口就说“老家博望”,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完)

 

发布时间:2004-11-15